欢迎您来南通房探网:南通新闻 |||

加入收藏|设为首页

朝番子老南通的街

2019-01-08来源:南通房探网正文:朝番子老南通的街

太白楼大胡子按:念兹恋兹,衣胞之地。沧桑虽变,深情如一。

南通如今新建的路真多,除了北大街,其他的名字都是叫什伲什伲路。这是对的,行行车、逛逛人的只能叫路,路两边有店面的才能叫街。

“街”是个形声字,小篆写出来就像纵横相交的十字路。日常来说,宽的叫街,狭的叫巷子,直的是街,弯的是巷子。有店面的叫街,没店面的叫路。而叫“大街”的,第一是要繁荣。

南通从前的街有不少,报下来有一大串,有寺街、北街、官地街、河东街、河西街、新市街、扬中街、八厂街、茂密街、复新街、高岸街、泽生街、中兴街、长江街、中书院街、盐仓坝街……而能叫“大街”的彷佛就只有东大街、西大街、南大街、小石桥大街、望仙桥大街和几条外大街。

“劈竹子碍到笋”。要说小石桥大街就非说小石桥不行,说小石桥就又要碍到东大街。最早的东大街就只有十字街往东到友情桥这一段,出了东城门过了桥的街叫东门外大街,解放之后未曾修人民路的时间十字街到小石桥都叫东大街。过了小石桥再往东到板桥的这条街虽说还在一条线上,就是不叫东大街了,叫小石桥大街。

东大街和小石桥大街畴前也是乱石铺街,穿软底布鞋在上头走脚就认为有些“驼人”。要想脚不驼人,除非走路到中间心的长条麻石上,朝番子是给推小车的走的。其时候的街不宽,没得汽车走,三轮车、脚踏车也少,日夕最多的是贩货的独轮车尚有来往复去的 “嘎咕、嘎咕”的黄包车。

东大街上最繁华的处所是儒学前。逢年过节的时候,空场上塞满了打把戏的、走钢丝的、三三吊的、弹珠儿的、抛铜板的、套圈儿的、拉洋画儿的、做糖人的、捏泥人的、卖大举丸的、卖毛靴儿的、卖摇鼓儿的和卖烂汪鸡屎糖的……不比“迪斯尼”推版。相比之下,东门外大街比东大街要冷清得多。街上大部门是钉耙锄头店、铁匠店、车木店、碾坊、磨房、油坊、染坊、轧棉花的、开磨子的、搓草绳的、打芒鞋的手工业作坊,大部分是为郊区农夫服务的店,营业额小,主顾未几,固然也就没得夜市。所以夙昔有“穷东门,富西门,托钵人在南门”一说。

南门外大街,即是下了长桥一直往南,过望仙桥,穿过三德大旅社,一向到段家坝小园里头的涧桥,那处所叫“尽陌头儿”。现在这个三德大旅馆往这里一竖,把南通城好好的一条南大街弄断了。倒是谁人段家坝小园的斥地商倒不错,还把陈实功起的涧桥特为留存着。

东门已往有个望江楼。望江楼是二层楼,底下是个城门洞儿,楼上蛮大,空荡荡的,早年站在上头确实能够看到长江。现在那边是望江楼新村,算给大家晓得从前这里有个望江楼。

人民路和工农路的交叉口八十年代有个大转盘,叫小石桥转盘。好多人把转盘西边的桥当成小石桥,错的。小石桥还在南方上呢。现在的龙王桥北、往西通东方菜市场的路口上,那边本来还竖了块“东大街”的牌子,这就是东大街的尾子。 那边现在还有一大片水面,是从三元桥流过来,穿过龙王桥往东一直通二甲镇叫通甲河。

畴昔的小石桥也是个交通冲要,无论是走陆路照旧水路,朝东上小石桥大街,过板桥、茶棚子、新地(兴仁)、正场也获得金沙。1949年正月初五,解放南通的新四军从东门进的城,也是走小石桥上过来的。小石桥一带由于店铺角力集中,又是从乡下上城来的头一站,以是这脚下还蛮热闹。在小石桥西边上、吴家庄对过的老街上本来有家朝南的、蛮有南通特色的汤水炉子带茶馆店,到这里的大多数是过路的农夫、搬运工人和推小车儿的夫役,其后成了东街上住民大早会议的落场。老人家茶泡泡、缸爿油条咬咬、水烟袋儿捧捧、南里州北里县的讲讲,就像话剧《茶楼》里的神态。一过小石桥就往南转弯,过了龙王桥再朝东的路叫“龙王桥河南”,如今叫“龙王桥东路”。过了小石桥不上龙王桥往东就是“小石桥大街”。

夙昔的小石桥大街不长,只到板桥为止,就只有里把路。由于1958年拓宽工具大街,人民东路要拔直往东,老的东大街和小石桥大街都落了南,以是街才不曾碍获得。二十年前,小石桥大街还根本上是老早的样子,街上几乎没得店面,就住几十户人家。浦发银行南边上有两栋楼房叫濠河名邸,启示这个楼盘的老板陈济伟的家乡就在那里。东门友谊服装厂就在街尾子头,尚有几间已经做了住家的老厂房还在。

就在板桥东村的西北角、龙王桥新村北边围墙的外头,一块平常人不大走获得的落场,桥南边,还有条迂回曲折的小路通到人民路。“小石桥大街”的牌子还高高地钉在桥对过的墙上,阁下住家的门商标码还是“小石桥大街”。不过,“板桥街”和东大街平常,是只剩路名而没得门商标码了。